REDBACK LADY

伽小向【冬日】文笔渣渣渣渣渣渣!

  外面的雪还在簌簌地下。

  略微下降的温度在温暖的室内很容易就察觉得到,哪怕是裹得严严实实,露出的额头还是变得敏感起来。小心十分不情愿地从窝成一团的大毛毯里爬出,脚尖触碰到地面时不自然地缩了缩,夹起几块木炭丢进壁炉里。橙黄色的火光跳动着,在玻璃上重新凝结出水汽。

那家伙怎么还没回来。这么想着的自己又赶快滚进了宽松的毛毯里。

  本来好好地抱在一起互相蹭着取暖,当然坐在壁炉前面的两个人并不怎么冷。玩闹着直到快睡着的时候小心突然蹦出了一句想喝牛奶,可是早上送来的牛奶被两人突发奇想拿去做了布丁,于是伽罗二话不说给小心裹好毛毯就出了门。

  "多穿点."

  门再次打开拉了件外套又合上。

  再也睡不着的小心伸了个懒腰,手脚并用爬到窗户边,盯着模糊不清的玻璃发呆。动作神情有如一只吃饱了没事干看着人类刷盘子的猫。

  伽罗那家伙。

  每次都把自己的话当圣旨一样说一不二。

  小心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靠在窗台上,等待的过程漫长又无聊,手指已经在布满细小水珠的玻璃上划过不少痕迹,然后再一次被新的水珠占据。

  说着玩也这么当真。

  他是傻子嘛。小心面无表情地在内心吐槽,窗外零星的雪花在眼里被无限放缓。

  有时候自家恋人的要求还真是奇怪。

  下午哪里有卖新鲜的牛奶。

  伽罗提着塑料袋里的牛奶瓶往回走,玻璃瓶与液体碰撞发出的轻浮的声音在雪地里听起来细小又悦耳。

  说起来他对自己也是满关心。

  这么想着出门时的叮嘱,伽罗拉了拉围巾,似乎是想遮挡住无意识露出的笑容。

  出来这么久,留他一个在家肯定很无聊吧。看起来是冷冷清清的,其实是个很会闹腾想要人被陪的人呢。

  可是。

  嘴角的笑容掩盖不住地蔓延开来。

  伽罗站在房子前,三十公分外是水汽遍布的窗户,小心趴在玻璃前一脸毫无防备地睡着,手指垂下又划拉出一条长长的水痕,还没来得及被白气覆盖的地方写满字体。

  kalo,kalo。

  伽罗站在那里,静静注视着恋人安静的睡颜,全然不顾落满雪的长发与大衣。

  你这也算思念的一种么?

欢迎吐槽…!

总觉得没多少人看开心宝贝呢w

当然是伽罗啦…!

人妻伽嫁我!